揭秘白宫新冠防控天团 是全力抗疫还是讨好特朗普?


其中40人表示,基于这写理由,他们已拒绝因疫情调整工时或工作模式。

DAUK组织者、急诊医生巴特罗登认为,那些刚刚退休又返岗、走上抗疫前线的高龄医生们,本身就属于高危人群,却被强迫离开NHS养老金系统、得不到因公殉职补贴,这是“道德上不可原谅的”。

另一位医生说,他们都一次只预约上前线一周。“没有个人防护设备,没有因公殉职补贴,再加上缺少明确的领导和指导,让我觉得仿佛是自由落体一般。”

最后一位医生、有着1岁半婴儿的母亲说,没有补贴导致她决定仅参加线上咨询。“不去前线让我觉得有点羞愧,但事实是,她(婴儿)可能既失去母亲又无法确保财务安全实在是太糟糕了。”

截至当地时间29日,英国全国确诊新冠肺炎19758例,病死1237例。

办案民警介绍,今年1月底,市民葛女士报案称,她受某慈善基金会委托,收购口罩捐赠给一线防疫部门。她通过朋友介绍,与自称有货源的武某相识,双方约定以1.9元的价格订购55万只一次性民用三层口罩,总价104.5万元。葛女士一次性付清全款后,武某分三次交付了5.5万只口罩,此后不再发货,也不退还货款,并将葛女士拉黑。

3月27日上午,桂林磨盘山码头“桂林旅游24号”客船“呜––”一声长鸣,缓缓驶向漓江,标志着因疫情中断61天后的桂林漓江旅游客运航线也迎来了首次复航。

对因公殉职补贴的担忧妨碍医生们前往抗疫前线 截图:《卫报》

一位匿名的社区医生在调查中表示,医护人员可能因直接照顾确诊患者而去世,这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威胁。

伦敦医生收治患者 图自:新华社